分享 关于广播剧的存在与发展

编者按:广播诞生已经近百年。1920年11月2日,美国的KDKA广播电台播出了沃伦·哈丁击败詹姆·考克斯当选为美国总统的消息,由此,KDKA被公认为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无线广播电台。广播以电子技术的先进性从报纸传播的世界中给人们开辟了接收信息的新的通道。近百年的匆匆发展,近百年的不断求索,广播从大喇叭到半导体收音机,再到今天互联网上的音频平台,其传播渠道一直在改变,其音质一直在提升,其形态一直在丰富。

广播到底是什么?近百年的理论探索一直没有停顿,但一直存在争议。广播学需要系统化、体系化,更需要科学化。英国广播音频媒体研究著名专家、伯恩茅斯大学媒体史研究中心主任修·切格内尔(Hugh Chignell)教授所著的《广播学核心概念》,对广播学所涉及的核心概念进行了梳理。从节目内容、制作要素、受众和接受效果、音频媒体行业、政治领域和公共领域等视阙阐释了广播学要义。本文由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孟伟精选翻译了其中数篇文章陆续刊登。

孟伟教授作为本书的译者,希望通过此书的全球化视野为广播和音频媒体研究提供辅助资源,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当今世界广播研究中的数字化传媒理念、媒体融合理念的发展应用情况。

广播剧是一种以广播戏剧为特征的广播节目类型,广播剧包括“单本剧”,也包括长篇系列剧。

也许广播剧的存在会让人产生困惑。在这样一个视觉传播时代,非视觉的广播剧没有人物表情和布景,如何能够生存?现实情况是:广播剧市场正遭遇困境。除了个别有名的或者是杰出的广播戏剧类节目尚存,作为一类形态的广播剧,比如一些广播喜剧和广播肥皂剧,目前多数已经不存在了。但这绝不是广播剧的谢幕。我们看到,仍然有许多为广播剧摇旗呐喊的支持者,包括许多在大众媒体研究中卓有成就的广播研究专家,他们开辟出了专门的广播剧研究领域。新媒体最新研究也显示(包括广播和宽泛意义上的音频传播),广播剧这类节目形态仍有其发展的未来前景。

讨论广播剧在美国和英国的历史及发展现状这个话题,往往与广播电视“品质质量”的讨论密切相关。比如,20世纪20至30年代,美国的广播电台热衷于播出体现其文化水准的节目,这一目标通过单本广播剧的播出而实现。美国广播的商业性本质经常使广播从业者、听众和国会议员之间针对什么是高品质广播节目而产生分歧。广播电台仅能通过恪守承诺的方式,保证公共广播服务功能的发挥。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在它的公開宣言中保证,将像英国广播公司(BBC)媒体系统那样,在消费者选择的条件下推动文化传播。那么,这种早期的、“高质量的”广播剧采用了哪种呈现形式?最流行的方式是在广播中呈现百老汇的舞台剧。从1929年起,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首演观剧》(The First Nighter)节目会定期改编播出百老汇的最新剧目。这种方式也被卢森堡广播公司(CLT)的《广播剧场》(The LuxRadio Theatre)节目所效仿。这种方式的局限性很明显,它所依赖的剧本不是专为广播而作,是为舞台而写的,当时播放的戏剧都是由好莱坞明星参演的。20世纪30年代末,由于担心电台的垄断,社会上对广播的批评声很多。广播电台对批评做出了两方面的回应:一是增加对政府的广播播出服务,特别是推出了罗斯福总统著名的“炉边谈话”节目;二是重新挖掘具有鲜明广播特征的广播剧。被称为“纽约舞台天才男孩(the boy genius of the New York stage)”的剧院主管奥森·威尔斯(Orson Welles),1938年在广播中推出了九部经典文学著作的广播改编剧,如《金银岛》(Treature Island)、《德古拉》(Dracula)、《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以及最著名的《世界大战》(TheWar of the Worlds)等,这些剧目成为广播电台提升广播节目质量战略的一部分。

战后英国广播剧的发展值得玩味。英国广播公司战后重组,促成了具有鲜明文化水准的第三电台(Third Programme,BBC三大广播频率之一),秉承于艺术和创新的承诺,该广播频率成为前卫派广播剧的温床。随着电视的大众化和平民化趋势,“广播转向了在小范围专业领域内更为自由的创新和探索”。第三电台在这一阶段播放了许多著名的广播剧,这些剧本是专为广播媒体开发,包括迪兰·托马斯(DylanThomas)的《牛奶树下》(Under Milk Wood)和塞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的《失落的一切》(AllThat Fall)。

亨迪(Hendy)在他的关于英国广播公司历史的书中用了相当长的篇幅讨论了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期的广播剧。他说,如果戏剧能在广播中生存下来,那纯粹是意外,或者仅仅是BBC对媒介内容多元化理念的职责所在。他认为,这是一种媒体文化象征性的遗迹,很有可能随时消亡。在电视时代,广播剧的存在已经超过了它本应存在的时间。无论怎样,事实是广播剧在BBC持续生存下来。彼得·刘易斯(Peter Lewis)说,20世纪80年代中期,每年都有10000多个剧本交到英国广播公司,这一规模的剧本供应,促使剧作家互相竞争,在剧本风格和内容上逐渐形成了一套统一的选拔标准。英国广播公司大量成熟的广播剧套路与当时最潮的媒体技术和创意相结合的模式一直延续到今天。

尽管面对音乐频率和其他大众化节目形态的崛起,全球广播剧整体上不复当年的辉煌,但它仍有自己的支持者——借用一些评论家的话,这是因为广播媒体具有独具魔幻、神奇的能力去构建场景、刻画人物和讲述故事。辛格勒(Shingler)和维瑞嘉(Wieringa)认为,广播剧在两个方面具有强大的艺术表现力:空间、时间的灵活性,能够触及受众心灵深处。这两者都是广播非视觉化特性的直接体现。基于现实的考量,无需灯光、摄像机、化妆、布景和大量的演员,广播剧的制作成本很低。这一情况在当时不仅促进了英国广播公司广播频率的发展,使他们更专注于提升广播剧的质量,同时也提升了基于创意研发的自由空间。

广播剧的舞台效果产生在听众的头脑中,不是展现在实际的舞台上或者场景中,这可以产生内在、亲密的效果,这是由于我们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建构起舞台布景(场景、服装、演员表演等)。对广播剧充满热爱的学者库克(Crook)猛烈抨击那些指责广播具有无画面功能缺陷的观点,他认为尽管没有可视图像,“但是不能说用耳朵就不能‘看,即使盲人的脑海中也有具象。”他通过引用大脑能够看到和由声音传递的戏剧想象画面来解释这一观点,库克指出在电影院中,人“听”的功能和“看”的功能同样重要:“在观众的电影消费体验中,哪一种体验是先到来的?是先看到还是先听到?如果剧情的发展、总体趋势和角色发展是通过声音来传达的,那么它们在电影中的艺术重要性就应该被提升和巩固到大多数电影研究学者还没有认识到的程度。”

对于库克和其他广播剧支持者来说,广播作为一种弹性媒介,同时它具有帮助我们在头脑中形成戏剧形象的能力,这些优势足以证明广播剧应该拥有光明的未来。如果把广播剧贬为广播占主导地位時代遗留下来的老古董,那就严重低估了声音和听觉的重要性。就算是在当代视觉文化占据主导地位,我们也无法忽视纯粹的音频戏剧的重要性及其潜力。

广播剧当然不仅仅只存在于美国和英国的公共广播服务体系中。比如在肯尼亚广播电台(KBC)的《广播剧场》(Radio Theatre)节目里,一年就播放54部广播剧。《不在当下》(Not Now)讲述了一个女孩逃出家庭以避免沦为一个老男人的第四个妻子的故事。剧本以一个女孩戏剧独白的方式回顾她过去的经历。迪娜·利加(Dina Ligaga)谈及这部广播剧,同时也涉及肯尼亚多数广播剧的情况,她说,30分钟的节目时间可以演绎出肯尼亚社会司空见惯的日常生活和日常表达。《不在当下》传递出的信息十分明确,即反对逼婚。

毫无疑问,广播有能力制作高品质的广播剧,其中的例子不胜枚举。但是,问题在于广播剧能否在当代广播环境中生存下来。英国播出了很多广播剧,但大部分都在英国广播公司第四频率这个狭小的收听群体中发生。据统计,这一广播频率听众的年龄普遍超过50岁,广播剧对这些人来说是非常受欢迎的。目前有证据显示,多种形式的音频点播节目会支持广播剧这类陷入困境中的广播节目类型。与其他种类的广播节目不同,广播剧对于是否直播要求不高,如果我们所生产的各类音频剧资源能够适用于网络或其他移动播放器,这或许是一个发展的方向。有声书的持续存在与流行,也证明某种基于虚构的音频叙事类内容将拥有一定的市场前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