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河北高考数学变难了?刷题教育一去不复返了!

今年高考的数学题从客观上讲不是难了,而是变了,面孔生了,让习惯了刷题教育的老师与考生不适应了。这个变化也提醒我们:刷题教育一去不复返了!

高考一结束,喊难的舆论就如预定好的一样,甚嚣尘上,出演的套路也基本一致,今年对数学题喊难,显然不一般。过往的喊难,往往是沉默的大多数效应,以及一些自媒体为博取眼球的杜撰,很快就烟消云散。但今年不同,喊难的,很多来自业内,尤其是一线教师。

一位数学老师说:其实不是难了,是变了,从命题思路到命题的形式,看着考题不熟悉,不适应了。“没见过”成了“难”的代名词,而不是难度真的变大了。

今年的数学命题明显是在反刷题,反套路。这一变化,就涉及这些年命题改革的一个基本指导思想:去模式化,反刷题,反套路。

2020年教育评价总体改革方案中,对中高考的命题改革有着明确的要求:改变相对固化的试题形式,增强试题开放性,减少死记硬背和“机械刷题”现象。

今年的数学命题特别强调了灵活性,强调了变化。如第17题是解答题的起始题,试题不是像很多复习资料中的模拟题,开始就给出数列是等差数列或等比数列,而是给出公差为的等差数列,突破了常规。第二问也不是求数列的通项公式或数列的前项和,而是证明数列的倒数和小于2。

其他一些试题或是图形新颖、或是设问新颖,跳出了机械模拟的怪圈,对考生深刻理解数学本质提出了一定的要求,都很难运用二级结论与“秒杀大招”等刷题技巧。再比如第20题,考察我们对数学的实际应用,是一般的复习资料中所不常见的问题。

对照往年的考题,今年命题明显在避免熟悉的面孔出现。即便本质是类似的考题,与往年相比,也在刻意改变一种命题形式,包括参数复杂化,明显是力推去“模式化”。这一做法,让试题总体感觉上“显得”陌生,让习惯了刷题的考生觉得都是“生面孔”。“不熟悉”就变成了难。

正因如此,一些送分题也被喊难。比如第4题,就是让考生算一个棱台的体积,但多了个南水北调水库储水的真实场景,这一下就“难”住了好些考生。

一位数学老师说,过去大量孩子都不必审题,直接就上手答题了。但现在不同了,先要审题,一些习惯了刷题、习惯了某种模式化试题的孩子看见试题“有变”,立马就慌了,乱了方寸,导致该做的题做不出来,而非题的难度太大导致的。

改变应试,从考试技术上,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其“无试可应”,即命题去模式化、简单化,在遵循大纲、课标,不超纲,不超标的前提下,让今年的命题和明年的命题没有直接关系,没有模式可循。但这一思路实施起来困难重重,第一阻力可能就来自一线教师。

还有就是觉得题难了,也和疫情直接相关。这一届高中生也是最特别的一届。入学后第一学期还没有结束,就遇到了新冠疫情爆发,此后的3年高中教育几乎是在校和居家各半,线下与在线混搭的节奏中完成的。这种学习场景下,对学生的自律要求是很高的,基础知识的学习不是很系统、透彻,在复习过程中又缺乏有效的互动,同时叠加了新课标新课改等复杂的因素,教育质量有一定的下降,这也是造成大家觉得难的一个重要因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